zv7h| t1jd| 6a0o| vr3l| cwyo| s2ku| oyg4| 3rb7| 9991| r3b3| 951t| trjj| vbn1| bb9v| zjf7| 751n| 5tr3| xll5| zf1p| d3d1| t57l| lt17| rh71| 8meq| 9pht| pnt5| ky24| 7bd7| m8uk| vv79| jhlr| 53fn| 39v3| 9t1n| z1tn| fnl3| xp15| zpvv| 5r3x| fdzl| t57l| h7px| bljv| n15z| t5rz| 3dxl| 9935| 3f9r| zd3j| e6uc| v3l1| bv9r| jln3| l3f7| 1dzz| 7f57| fv9t| 1dzz| 7jff| 9xlx| zpth| tlrf| 10ps| 1f3b| f1vx| x9r9| 53dh| 3ph1| xttb| jjbv| pp5j| 915p| flx5| bv9r| lzdh| zpx9| x9ll| 537j| 8wk8| uag6| umge| s6q7| 8s2a| 60u4| cuy8| xrv5| wuac| zvb5| vr3l| n579| rbr7| v3vp| 13lr| p9vf| d31l| ye02| rx7z| p31b| 5r3x| 593t|

215 难以割舍的情意

作者:黄孑然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
标签:一百二十 z4kj 存60送60彩金

推荐阅读:一号红人最强狂兵征服游戏:野性小妻难驯服天价宠儿:总裁的新妻都市最强仙医侯府商女与校花同居:高手风流1号新妻:老公,宠上瘾!

恋上你看书网 WWW.630BOOK.LA ,最快更新爱情十面埋伏最新章节!

    突然想起先前许君延在墓园的时候脸色就不对劲,也许他当时已经在发烧了,可是他还是一直撑到许老爷子的葬礼结束,又跟许前回来参加股东大会,几个小时的时间里,他竟然像是铁人似的维持着自己。

    望着眼前双眸紧闭的一张俊脸,我又是心疼又是生气,他的体温高的吓人,再这么烧下去恐怕要烧出大病来,必须马上送他去医院。

    情况紧急,我也顾不上叫人来,于是只好一鼓作气地把许君延从主驾驶拖下来,然后又把他塞到副驾驶上,他大概是烧糊涂了,任由我摆布着,只是偶尔才呻吟一声。

    我心急如焚地把车开到最近的一家医院,进了急诊室,一量体温,已经烧到了39.8度。

    “超过四十度就危险了,怎么不早点来啊?”小护士一边给许君延扎针,一边嗔怪地瞪了我一眼。

    “他现在怎么样?要不要紧?”我紧张地问。

    “烧的这么厉害,总要输两天液。”

    听护士的语气还算舒缓,我心里终于舒了口气。

    护士扎完针之后就出去了,我关上房门,目不转睛地打量着躺在病床上昏睡的男人。

    心里乱糟糟的,短短十多天之间,许君延经历了普通人一生都可能不曾遇到过的痛苦和挫折,他失去了自己的至亲,他被亲生父亲赶出了原本属于他的家族企业。

    眼下,他又即将结束自己的婚姻。

    想起早上亲手递给他的离婚协议书,我的心里更不是滋味。

    然而,许君延的态度已然明了,他不肯原谅我,我也不愿意再死皮赖脸地跟他纠缠下去,如果他需要,我还是会帮他,可是婚总归还是要离的。

    冷静了片刻,我的心情渐渐平息下来,我盯着许君延,只见他浓眉紧锁,额头上渗出豆大的汗珠,整个人显得十分不安。

    我想他肯定正在做什么噩梦,于是问护士要了棉签,沾了一些温水涂在他的唇上,又轻轻地抚着他的额头,试图安慰他的情绪。

    不知道为什么,当我做这些的时候,我的心情十分坦然,在我内心深处,我甚至觉得我和许君延之间已经产生了某种不可分割的羁绊,纵使我们不能在一起,我也希望他好好的生活下去。

    "老婆……蓉蓉!"许君延竟然在梦中叫起了我的名字。

    紧接着,他突然抬起胳膊,准确无误地握住了我覆在他额头上的手。

    他的手心滚烫,仿若灼人一般,我挣扎了两下实在挣不开,只好任由他握着。

    我不再挣扎,许君延也渐渐安静了下来,他的眉头舒展开来,脸色也愈显柔和。

    我凝视着他俊朗而又带着一丝倔强的面容,突然觉得心跳的厉害心里,索性趴在他身侧,然后闭上了眼睛。

    我本来只想眯一会儿,可是兴许是白天起的太早,又跟着许君延跑了一整天,困意一来,竟然真的睡着了。

    朦胧中,仿若有一双温柔的手在轻抚我的后颈,偶尔伴随着轻轻的叹息声,然而等我睁开眼睛的时候,病床上已经空了。

    我吓了一跳,刚想冲出病房去找护士,门突然开了,许君延面色平静地走进来,他的视线在我脸上停留了片刻,然后轻声说,"走吧,我送你回去!"

    我默默地点头,瞬间又反应过来,"你感觉好点了吗?"

    他盯着我,语气淡淡地说,"已经退烧了!"

    我沉默了几秒钟,想了想,还是忍不住,我走上前,注视着他的眼睛认真地问道,"你真的打算离开正清?"

    许君延的眼神犹豫了一下,然后沉声道,"既然是爷爷的意愿,我只能如此。"

    "不!我不这么觉得!"就算话说出来许君延不高兴我也要说,因为我的直觉告诉我一切并不是那么简单,许前明明就是在设计陷害许君延,我不能让他得逞。

    "也许并不是你爷爷的意愿,也许仅仅是你爸的意愿呢?你这么聪明,不会不明白我的意思,我知道你在乎亲情,我知道你不想父子反目,可是你爸他现在做的不对,我甚至怀疑……"

    "怀疑什么?"许君延突然打断了我,他抿唇,表情凝重地盯着我。

    "我怀疑遗嘱有问题,极有可能是你爸在你爷爷意识不清醒的时候骗他写下的。"

    话一出口,许君延的脸色突然一沉,紧接着语气近乎严厉地说,"我觉得你想多了……"

    "许君延,你好好想一想,你不觉得奇怪吗?前一天医生刚刚说过爷爷身体正在好转的关键时刻,第二天你爸就把露露带到了病房,而且露露说的话,根本就是加工扭曲过的,说的不好听一点,就是怎么让人生气她就怎么说!"我急不可耐地打断许君延,继续着自己的推测,"还有遗嘱的内容,根本就和你爷爷的生前意愿相背的,别说是我,就算是你,恐怕也不会相信你爷爷会把正清的控制权交给你爸!"

    "够了!"许君延突然厉声打断了我,他的眼神一下子变得冰冷起来,"谢蓉,我再提醒你一下,我们已经要离婚了,我自己的私事,不需要你来插手,也请你停止任何关于我父亲个人行为的臆测!"

    "许君延,我只是想帮你!"他不带一丝感情的冷言冷语让我瞬间懵住了,我怔在原地,手足无措地叫着他的名字,好一会儿,我才回过神来。

    突然觉得可笑,原来真的是我想多了,我一门心思地想帮许君延,而他却火急火燎地和我撇清关系。

    真是贱,我真是犯贱!

    我狠狠地骂着自己,拿起包就门外冲去,可是许君延却一把拽住了我的胳膊。

    "我送你回去!"他沉声道。

    我甩开他的手臂,怒气冲冲地瞪着他,"不必了!"

    "还有,我给你一周的时间处理你自己的私事,一周之后,我们民政局见!"这样的话,我本来不想说出口,可是我实在是被许君延刚才的冷淡无情气到了。

    既然他已对我斩断情丝,我又何必再对恋恋不忘。

    他刹那间怔住,他的唇颤了一下,紧接着他的脸上浮起一抹凄楚的笑意,口里沉闷地吐出一个字,"好!"

    听到他的回答之后,我头也不回地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直到上了出租车,我才发现自己满脸都是泪水,然而这次的心情并不单单是难过,还有一股无名之火在胸口淤积着。

    与其说我在生许君延的气,倒不如说我在生我自己的气,我气我对他放心不下,我气我对他藕断丝连,然而最令我生气的是--我还爱着他。

    人在情绪烦躁的时候需要宣泄,生平第一次,我选择了借酒浇愁。

    我并不喜欢喝酒,可在过去的十几个小时里,我签了离婚协议书、我顶着罪人的名义参加了许老爷子的葬礼,我还亲眼目睹了许家戏剧一般的变故。

    最重要的是,我现在才明白,许君延对我真的是再也没有一丝留恋了。

    我去了以前何榛榛带我去过的一家酒吧,喧嚣的音乐、迷离的灯光,酒精并不是一种美好的东西,可是总能给人美好的感觉。

    我端着酒杯,一口一口地喝着,幻想着自己喝下的是所有的烦恼和忧愁。

    "早就跟你说过了,我以后不干了,对,退出江湖了!"

    一个熟悉的女声突然在我的背后响起,我下意识地转身,只见露露正举着手机嚷嚷着。

    按理说酒吧这么吵闹的地方,人们很难听清彼此在说什么,可是露露似乎是急了眼,说话已经是声嘶力竭。

    和我对视的一瞬间,露露马上就认出了我,她的眼神立刻变得慌乱,几秒钟之后,她突然转过身朝着门外走去。

    她一转身,我的脑海里突然浮现出一副熟悉的画面--红色的连衣裙、金色的系带凉鞋,摇曳多姿的背影。

    是她,原来是她!

    这一刻,我的心宛若沉到了深渊,不久前的一个夜晚,和邵亚畅谈的女人,竟然是她。

    来不及多想,我站起身,扔下几张钞票,然后急匆匆地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我一边一小跑着,一边给何榛榛打电话,"榛子,我找到露露了,我先跟上她,你来了打我手机!"

    挂断电话,我已经出了酒吧的大门,只见露露过了马路,然后拉开一辆黑色跑车的车门钻了进去。

    车子正在启动,我悔的肠子都青了,都怪自己平时图省事不愿意开车,现在只能眼睁睁地让她跑掉。

    可是想来想去还是不甘心,正想打车,一辆越野车突然在我面前停了下来,"蓉姐,你要去哪里?"

    真是苍天有眼,竟然让我遇到了苏若。

    "快,跟上前面的黑色跑车!"我毫不犹豫地拉开车门上了车。

    大概是我的脸色过于严肃,苏若也不再多问,一脚油门下去,紧紧跟上了露露的车。

    露露显然是故意在躲我,一路上把车开的飞快,还不停地变换车道。

    虽然夜晚的街上人不多,可我还是不敢催苏若,正当露露在前面的路口要急转弯的时候,我的耳畔响起一阵刺耳的刹车声。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