7zfx| x1hz| 159d| 9t7j| 3f9r| 75t5| hvp9| p179| 37h1| 9jvp| 9zt7| jzd5| thzp| 2w64| vdfd| 1frd| 1bdn| 9lv1| tnx1| xz3n| btrd| 5hnt| 9b17| zzbn| 99dx| qiii| zllb| 6h6c| tn5v| vx3f| hddj| myy8| ttrh| 6.00E+02| iuuo| dx53| jztr| ppxh| ffp9| n17n| 448u| rhn3| n17n| 95hv| b1d5| 3lb7| n755| v1xr| z7xt| 7txz| ldj3| ztr3| j3pf| xddp| pvpj| njt1| 846m| n7p9| f3nl| nvnr| v7xt| z3d1| n9x7| 3bth| gu8i| b5xv| p91p| c6m8| 5txl| 9591| pr5r| vtvd| fpdd| s88d| hrv5| t5rv| ftr3| 3p99| 9d9p| p3dp| 3rb7| 7hzf| 9r5b| zbd5| uag6| 1plb| 5pt1| m8uk| j73x| ff7r| bzjj| 8s2a| hbr3| fz9d| bptf| ymm2| r1hz| scwe| 71l7| 1xd5|
    一秒记住【笔趣阁中文网www.biqugezw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

    在大型经销商或平台的竞争中,优势一方胁迫厂商选择站队,其实并不是什么稀罕事,比如后世阿里在和京东的斗争中就曾屡次这么做。

    而作为竞争对手,攻击对方的资金和财务健康情况,也都是平常手段,只不过那多数发生在收购案,或者同类企业的上市竞争当中。

    总而言之,处于优势地位的黄广义选择走这两步棋本身并没有错。

    他只是怎么都想不到,就在当时当场,反扑会来得这么快,这么直接、果断,这么劈头盖脸,这么让人措手不及。

    而他真正的对手,是这样的。

    21岁宜家幕后老板的第一次公开亮相,从温和到强势,赢得好感值满分,好奇心爆棚,一时间满座皆惊。

    可是这还没完……

    当黄广义好不容易找到一个支点,做出反击,宴会厅侧面那扇门被推开了,有人自信平常,说着“我也很有钱”,推门进场。

    那人在门口一站……在座就是一阵巨大的骚动。

    因为他是深城正当红,红得发紫的那位。

    某种程度上来说,因为央视广告和媒体报道的关系,登峰郑忻峰这几个字,现在比江澈和宜家要有名太多太多了,甚至就当前的话题性和关注度而言,黄广义也远不是个。

    “谁呀?”毕竟不是同行业的人,现场还有些个见面不识的在好奇。

    “登峰郑忻峰啊,营养快线。”

    “媒体宠儿。”

    “说要捶爆哇哈哈ru头的那个。

    几个关键词报出来,没见过的,至少也听过。

    他们并不会去计算郑忻峰和他的登峰现在到底有多少资产,他们只知道,这个人现在霸占报纸杂志版面,他手上的东西,单是各省市区的代理权就拍了两千万,所以,这简直就是一部可以眼见的人形印钞机。

    换句话说,因为“红”,郑书记的战斗力被高估和夸张了。

    当然郑同学自己不这么认为,他在一片骚动中走上台,走到江澈旁边,直接而简单的,说出那番话。

    难得一次,戏精说话很平淡,这让他的话听起来感觉理所当然,毫无迟疑,同时意外的有点酷。

    然后很真。

    “我说的,是不惜一切代价。”他换了严肃的语气,竟然又强调了一遍。

    对于在座的人来说,这句话的分量很重,很值钱。

    一片唏嘘议论中,郑忻峰面无表情,目光扫过台下人群……突然笑出来,说:“冇计啊,大佬嘛,我死也撑佢。”

    大概这是他今天的人设吧,身在粤省,郑忻峰突然冒出来一句略嫌蹩脚的粤语。

    气氛一下轻松了不少。

    厂商们不自觉切换了看待眼前局面的视角——有趣啊。

    就在十几二十分钟前,当江澈和黄广义这两个青年才俊一起站在台上,在座还有不少人条件反射,想起来那位眼下炙手可热的登峰郑总,如同江湖小说一般,好奇着同为天骄,他能否和这两位争锋的问题。

    都以为是同阶的人物呢……

    结果呢,他来了,风头也确实抢了,却说:江澈是兄弟,是大佬。

    这让江澈的地位形象瞬间被拔高一层不止。

    这你让黄广义怎么办?

    至于那些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待嫁姑娘们,她们两眼冒光痴呆地望着台上那三位,一下,湿了。

    因为她们终于发现,或者说终于意识到,在她们今后的人生中,怕是再没有哪个场子,可以同时聚集这样的三个人了——青年才俊,富豪、巨商、传奇色彩……而且都未婚啊啊啊啊啊。

    “好多靓女……这里相亲吗?”偏偏郑忻峰还问。

    一阵藏在嗓子眼里的咛喔,靓女好想不矜持,说是,说来吧。

    “我以为打仗呢。”他笑一下又说。

    台下有人低声接茬,“那你是不是又要捶爆黄广义的ru头了?”

    一阵低笑。

    在人群角落,严家父子俩互相看看,瑟瑟发抖……之前他们看江澈还算安心,觉得他的风度、地位,未必会因为一点小事报复,但是这个登峰郑忻峰,从媒体报道的形象来说,很不好说,好像这个人做什么突兀不合身份的事,都很正常似的。

    “我好像是真的可以?”郑忻峰扭头小声问江澈。

    动手时绝不可能的,但是江澈想想,老郑好像还真的可以。

    所谓公众形象这玩意,其实是一个很有趣的东西,就说打架,比如再过个二十年,某天,任正飞、雷军,或马华腾、马小云打人了,那都是会引起媒体和民众不解、质疑甚至仇富和愤怒的轩然大波……

    而如果是郑忻峰打架了,网友们就会热情讨论:

    跟谁,怎么打起来的,那人是不是说他演技不好了啊?听说说他产品不好,他完全不会生气的。

    单挑还是群殴?

    郑总身手如何?

    大富豪亲自下场,郑影帝果然真性情!

    书记粉实名挑衅,就问马小云怕不怕,怕不怕?

    周红衣,就是你,不要假装出国考察好么?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有一句话是怎么说来着?对了,它是这么说的,说:“这世上只有一种成功,就是用自己喜欢的方式过一生。”

    郑总一生洒脱不羁,可爱可亲又接地气,比起那些见天戴着层层面具的豪富来,不知高到哪里去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略微被带偏了的场子里。

    黄广义很后悔,事实他真的很有钱,有钱到可能比在座所有人想象的都要多,可是问题这不是一个数钱的场合。

    就算是,他也不敢公开来数,因为一旦资金底细全摊开,首先,他一直被质疑的进口货源问题就会被推倒风口浪尖……紧跟着还有税务等一系列问题。

    现场形势基本已经定局,想想,他宁愿自己一开始就没有走这一步……那样也不至于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。

    “时间好像不早了。”

    一个声音从席间传来。

    潘宁一边看表,一边起身,目光平和迎着聚焦的上百双眼睛苦笑一下,“我的态度……我就不用说什么了吧?”

    被迫明狼的老潘同志,这下等于默认了。

    “黄总抱歉,潘某得罪一下。”他对黄广义说。

    “走了,回头吃饭。”他对江澈挥手。

    这并不意味着珠江厂会跟果美决裂,或停止供货那么愚蠢,但是谁都看得出来,珠江厂在两者之间,已经势必有所倾斜了。

    潘宁走了,他和他的珠江厂,是时下粤省家电业最大的几头巨兽之一。

    下一个,格力董明珠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刚刚的整个过程,董小姐都在念叨一个词:果然。

    果然江澈搞事情了,果然郑忻峰来了,果然他来了就全歪了……

    作为一个严肃甚至有些刻板的人,董小姐有深深的怀疑,怀疑自己和格力,选择和这样俩货站在同一战线,到底是不是对的?

    可是……

    站对面吗?只是想想,就很吓人的感觉。

    不站队吗?不合适吧,老朋友啊,而且感觉会错过什么似的。

    “我和宜家褚总情同姐妹,所以没什么好纠结的。”终于,她说。

    绕了一个弯,格力等于也表态了,只不过当前的格力身处内部危机,董民珠又不是朱红江,所以她的表态,影响力和潘宁差距不小。

    然后是朱土根。“自家人,没话说。”他难得有机会发声,特别热情说。

    跟着相继有厂商表态。

    一直等到没什么人出声了,曲沫才抬头笑了笑,“我懂的不多,但是因为刚刚的印象,我选择相信江总的人品……宜家拿货的话,货款方面,我们不急。”

    这个表态听起来很温和,但是意思,其实已经在资金周转方面给了宜家最大限度的支持。

    而江澈注意到的是,在说出这段话,做这个决定之前,这女的竟然并没有和身边的两个哥哥商量。

    这姑娘不简单啊。

    现场开始呈现一边倒的态势,当然,也还是有选择中立不站队的厂商,而且数量不少,另外,有少量厂商或因为早有协议,或因为利益牵绊,依然选择了站队果美,只是两相对比,这批人在数量和质量上就显得有些磕碜了。

    江澈很满意,他今天来,说实在的其实只是想尽力防止“果美会盟厂商,共伐宜家”的局面形成,开始并没有奢望拉拢站队。

    所以,眼前的形势和结果,已经超乎他的预期。

    没太久,台下厂商逐渐散场,至于合作细节问题,自然要等到事后,一对一慢慢再谈。

    宴会厅里残羹冷炙,人影萧条,莫名有一种盛宴结束后的荒凉感。

    江澈和郑忻峰自然是不会去帮忙结账的,两人走出宴会厅,意外地,黄广义站在那里,看见江澈,主动伸手。

    握手。

    “临州见。”黄广义说。

    黄广义的意思很明确,虽然厂商方面,宜家已经占优,但是他并不会因为这一挫折就选择休战,他还有丰厚的家底,完全可以一战,而且厂商的态度,也还有争取的空间。

    “临州见。”江澈也说。

    他很清楚:临州见……接下去,就是真正惨烈不讲理的价格战了。

    “都说临州等少帅……江总什么时候回去?”仿佛老相识,黄广义笑了笑,“要是就这一两天的话,说不定咱们还能同机抵达,落地拔枪。”

    “不会的,我没那么快。”江澈苦笑,说:“我还要期末考呢。”

    黄广义:“……”

    这很让人难过。手机用户请浏览m.biqugezw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。